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印度數據保護小組推動社交媒體平臺承擔更多責任

竺道  ? 
本文由 竺道資本(ID:zhudao_review) 撰寫/授權提供,轉載請注明原出處。

原標題:印度數據保護小組推動社交媒體平臺承擔更多責任

是6.webp.jpg

一個審議個人數據保護法案的議會小組建議社交媒體公司需要像出版商而不是中介一樣受到監管——有效地提議結束他們對托管在其平臺上的第三方內容所享有的法律豁免權。

中介機構,如社交媒體公司,在所謂的“避風港”下運作,這基本上意味著只要公司遵循某些盡職調查指示,例如遵守政府內容刪除,它們就不會對用戶在其平臺上發布的內容承擔責任,根據印度《信息技術法》第 69A 條規定的請求。

另一方面,出版商,如報紙和新聞網站,對他們發布的內容負責,因為它不涉及外部貢獻或未經檢查的用戶內容。這個想法是他們可以直接控制在他們的平臺上打印或發布的內容,因此沒有或不需要內容的安全港保護。這是中介和出版商之間的根本區別。 

值得一提的是,安全港是整個民主世界公認的規范,是一項至關重要的立法,它在使平臺免于不受歡迎的法律訴訟的同時,還確保用戶可以在這些平臺上自由表達自己的意見。它被認為是言論自由權的重要原則。

2019 年個人數據保護法案草案提交給聯合議會委員會(JPC),該委員會的任務是就其對法案各項規定的建議提出報告。據了解到,該報告的草稿已經起草完畢。

一旦提交驗證申請并附上必要的文件,社交媒體中介必須強制驗證賬戶,并且必須對未經驗證的戶的內容傳播負責。

然而,目前尚不清楚處理數據保護法案的小組為何會就監管社交媒體中介提出建議。

雖然考慮到大型社交媒體平臺所涉及的內容數量龐大,取消安全港條件似乎幾乎不可能執行,但迄今為止唯一提出的用于驗證每個用戶的其他替代方案也被忽略了它可以發送大多數這些平臺的純粹 KYC 螺旋。

取消安全港保護將使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平臺無法在該國運作,而不會改變這些平臺的本質。

雖然這仍然是 JPC 在報告草案中提出的建議,但它標志著世界各地(包括印度)接受的一般安全港規范的重大轉變。

2015 年的 Shreya Singhal 判決被最高法院視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言論自由判決,該判決明確規定,在線中介,如社交媒體平臺,只有在收到法院或政府當局的命令后才有義務刪除內容。

然而,最近發生的幾起事件促使世界各國政府重新考慮安全港問題。Facebook 告密者最近揭露了該平臺的算法如何據稱讓仇恨言論蓬勃發展,而對該公司幾乎沒有任何影響,重新引發了關于是否應該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安全港和公司承擔更多責任的辯論。

然而,這是一個困難的平衡行為。隨著政府向社交媒體公司施加壓力以規范言論,這反過來又增加了平臺嚴厲打擊合法言論自由的傾向,在此過程中通常會扼殺重要和批評的聲音。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