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Grab上市后會面臨哪些風險

墨騰創投  ? 

原標題:Grab上市后會面臨哪些風險

作者:墨騰創投(ID: Momentum 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自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需保留本段文字,并且注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前往作者個人主頁,聯系尋求作者授權。

Grab 在九月發布了 2021 年第二季度的財報以及修訂了呈交給 SEC 的 F4 表格。我們在之前已經對 Grab 第二季度的業績進行過還算詳細的分析。而在其發布的 F4 表格中,詳細披露了 Grab 目前以及未來可能面臨的各種風險,相信除了是廣大投資者和相關行業人士所關注的之外,里面也有很多對東南亞目前競爭態勢的相當可觀的分析。

當然,風險的意思是可能會發生,但是其實大部分實際都不會發生的。 幾年前無知的美國媒體不了解實際情況而笑話了優步上市“可能永遠不會盈利”的風險披露,也笑話了 WeWork 的 Community Adjusted EBITDA。 

面臨激烈的競爭

Grab 在主營業務以及在東南亞多個市場都面臨激烈的競爭。

在外賣領域,Grab 主要對手是 Gojek 與 Foodpanda,而隨著 ShopeeFood 在過去一年里有著覆蓋整個東南亞的趨勢,這一領域的競爭將更為激烈。

在金融服務領域,GrabPay 除了需要在整個區域范圍內面對 ShopeePay 的強勢競爭外,在各個主要國家都有著不少本土電子錢包和移動支付系統。比如印尼的 Gopay、Dana、Linkaja、越南的 VNPay、菲律賓的 Gcash。

Grab 的業務以及產品需要根據每個地區的用戶偏好變化、競爭格局來不斷調整自己的產品服務策略。競爭因素將可能導致 Grab 降低價格和傭金,并增加對司機、商家合作伙伴、用戶的補貼和營銷費用,從而影響其收入和成本,增大虧損的壓力。

連年虧損

Grab 能否盈利一直外界關注的重點問題之一。Grab 自成立以來,每年都出現了凈虧損。Grab 自 2019 年到 2021 年 6 月以來,在各大業務都進行了大量的投資,其中包括市場擴張、擴充團隊以及商家網絡、搭建自身生態系統等。

另外一方面,鑒于東南亞每個國家基礎設施、法規和消費行為的不同,在諸如 Grabrental、Grabkitchen 這類服務都需要額外在當地增加更多的投資,各個地區商家、司機的優惠和補貼也會對 Grab 收入產生了負面的影響。

根據 Grab 2020 年 12 月和 2021 年 6 月發布的數據,累計虧損分別為 119 億、105 億美元。

業務面臨法律和監管風險

Grab 的業務覆蓋了東南亞 400 多個城市,業務包括:金融服務、出行、外賣等。鑒于各國的法規監管各不相同,Grab 的業務都存在潛在的法律和監管風險。

Grab 面臨的監管風險重點領域包括:各國法律監管的演變、各種形式的數據監管,反壟斷法與勞工法的改革、外國公司所有權的限制等。

其實以上這些類型的潛在風險目前已經在一些國家顯現出來。比如在泰國,Grab 的業務可能將被政府視為關鍵信息基礎設施組織,并會規范 Grab 如何計算出行費用和配送費用的法規,Grab 在未來也將受到更加嚴格的監管。

反腐敗風險

Grab 受有關反腐敗、反洗錢和打擊資助恐怖主義的各種法律的約束,并在某些腐敗嚴重的國家開展業務。 

根據 Grab 的審計和風險委員會的一項調查,Grab 在一些國家/地區的運營中存在某些與反腐敗法律相關的潛在違規行為,并已自愿向美國司法部自我報告這些潛在違規行為。但是這無法保證已存在的違規行為不會對其產生重大不利影響。

Grab 及其第三方業務合作伙伴、代表可能會與政府機構、國有企業或旗下公司的官員和雇員有直接或間接的聯系,并且 Grab 可能會因他們的腐敗行為而承擔風險。

Grab 金融服務最終將會失???

Grab 目前的金融服務已經涉及到數字銀行、移動支付、貸款、保險、財富管理等各個領域。長遠來看,金融服務是增長潛力最大的業務,但同時也面臨著不小的風險。

Grab 的金融服務在各個市場仍然缺乏足夠的使用場景和本地基礎設施的支持。并可能會受到與借貸、保護消費者等一系列法律以及金融監管的約束。比如新加坡在去年加大了對先買后付類的產品的監管與審查。

在一些海外市場,Grab 作為外來玩家存在被制裁、懲罰甚至撤回相關許可證的風險。再者 Grab 作為金融服務的新興玩家,必然也會面臨來自各個國家傳統銀行、本地電子錢包的激烈競爭。

戰略合作的風險

Grab 有著強大的第三方戰略合作網絡,包括攜手拿下新加坡數字銀行牌照的新電信、近日正式被 Grab 控股的印尼電子錢包 OVO、三菱日聯金融集團、豐田集團等等。

但是 Grab 與合作伙伴之間的合作都存在一些風險和限制。風險主要是包括信息數據共享、違反相關合作協議、運營戰略的不一致和沖突等。比如與三菱日聯金融集團的排他性條款,與新電信的股東協議中也包含了對某些銀行業務的限制。

另外一個比較明顯的例子就是印尼電子錢包 OVO,作為 Grab 在印尼的唯一支付合作伙伴,在經歷了股東變動、人才流失等一系列波折之后,多少還是對 Grab 印尼的金融服務業務造成了影響的。

未來數字銀行的風險

Grab 與新電信組成的財團在 2020 年 12 月獲得了由新加坡金管局授予的全面數字銀行牌照。雙方合作在數字銀行領域的 Joint Venture 預計將在 2022 年第二季度營業。

而在新加坡金管局正式授予數字銀行牌照之前,Grab 與新電信需要滿足相關審核要求和先決條件。比如數字銀行總部需要設立在新加坡,由新加坡公民控股,還有 11 億美元的資金門檻等一系列要求。

考慮到未來 Grab 以及 GFG 的所有權可能會發生改變以及新加坡金管局擁有暫停甚至撤銷數字銀行牌照的權利,這也成為了 Grab 未來建立數字銀行需要面臨的風險之一。

疫情影響

疫情對 Grab 的業務影響是全方位的,出行仍然是受影響最大的業務,盡管在 2020 年下半年,新加坡和越南市場的出行業務有了一定的回升,但是需求量仍未回到疫情爆發之前。

在金融服務方面,因為 Grab 移動產品服務需求的下降直接影響了支付量的增長。消費者支出的下降讓 Grab 借貸業務趨于保守。

雖然包括外賣在內的配送服務表現亮眼,但考慮到疫情導致許多餐廳和商家合作伙伴倒閉,堂食以及餐飲總體需求大幅下降,可供消費者選擇的餐館數量也隨之減少,不可避免地對 Grab 外賣生態系統造成負面影響。

Grab 司機歸屬問題

司機、騎手歸屬問題近年來在世界各地的政府機構、工會、司機團體等組織的推動下,重新被各國政府所重視,東南亞也不例外。這一問題往往伴隨某些高度敏感的政治因素,并受到公眾輿論和各國政局的影響。

如果 Grab 迫于監管政策,將司機重新歸類為雇員,Grab 將需要支付大量額外費用來補償司機這一群體。這可能包括最低工資、加班費、員工福利在內的符合當地勞工法所需支付的費用。

此外,根據適用于雇主和員工的相關法規,Grab 可能會面臨索賠、指控或其他訴訟,例如騷擾和歧視以及工會的索賠等。

總之對員工的重新分類都可能對 Grab 的勞動力成本、業務運營、財務狀況和員工關系產生重大影響。

數據隱私與泄露

Grab 涉及的業務收集、存儲、處理和傳輸大量個人和敏感數據,例如司機和商家、消費者、員工、求職者和其他第三方的數據。

政府可能基于隱私和數據保護等問題而對現有的法律法規進行修改,使其越來越嚴格和復雜。例如,泰國將在 2022 年實施全新的《個人數據保護法》,而 Grab 在泰國運營的某些地區政府組織已經討論了新的數據隱私立法。

在某些地區,由于限制數據在國外流動的法律法規,這也可能限制 Grab 的活動并要求使用本地服務器并向公共機構披露有關個人的數據。隨著數據隱私的法律進一步完善,Grab 可能需要承擔更多遵守數據隱私法的成本,

不過放眼全球來看,隱私數據對于許多全球大型互聯網企業都是一個老大難的問題。

總結

其實 Grab 的風險披露洋洋灑灑做了 70 來頁,我們讀下來覺得幾乎所有都是非??陀^和翔實的。對東南亞市場感興趣的朋友真的可以從里面學到不少東西。

本文相關公司

Grab認證

本文相關產品

Grab Superapp

Grab Superapp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應用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