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瘋狂帶貨的李佳琦,為什么不會出現在日本電商市場?

pridecheung  ?  ?  原文鏈接

來源:互聯網怪盜團

近些時間,東京商業圖鑒的老男孩們和世界頂尖電子產品制造商 L 社 Manager Zed(負責 B2C 事業的整體事業規劃,制定移動智能設備的營銷戰略)圍繞中日電商行業展開了一次對談,交換了很多來自產業和用戶視角的信息和理解。本篇文章將對談概要總結呈現給大家。

文章信息摘要

1 日本電商市場達到 18 兆日元,三強爭霸,體量已經不小

2 成熟市場+相當體量的背景下,不同于中國,市場上直播電商缺位

3 文化習慣和市場上現有的產品導致直播電商等新形式難以興起

4 產業發展還需匹配市場需求,沒有最合適只有更合適

日本電商市場體量相當,18兆日元為中國的十分之一

微信圖片_20211019182912.jpg

 Zed:日本有樂天,亞馬遜,雅虎等購物網站,但是相比于國內淘寶,京東,日本還沒有那么普及,提供的服務還有比較大的差別。并且近期,抖音和快手的 SNS 渠道在日本和其他國家都沒有得到一個很好的普及。所以今天也想聊一聊電商這個話題。

Luke:日本電商是 18 兆日元,中國電商是 180 兆日元,日本的人口是中國的十分之一,已經不算是小規模了。日本有樂天,亞馬遜,雅虎,メルカリ 等。你們知道樂天和亞馬遜有什么區別嗎?

Koko:亞馬遜最大的特點是他的供應鏈。倉儲和運輸的東西都是自己管理,非常的方便。

Kaku:亞馬遜和樂天有點像國內的京東和淘寶。

Luke:對的。運費是最好理解的。淘寶上買東西一般都會問會不會包郵。運費都是自理。亞馬遜有自建的物流中心,主流的方式是你的貨物,店主有自己的頁面,亞馬遜代替你做物流管理,是有自己倉庫的。在亞馬遜買東西的話一般是運費很低的,迅速出貨。在亞馬遜上買東西就比較便宜。

Luke:這幾家日本 EC 公司的規模大概有多大?三家的交易額各是多少?

亞馬遜沒有公開數據,樂天 3.7 兆日元,加上雅虎,三大 EC 占了日本 EC 市場的 40~50%。

微信圖片_20211019182918.jpg

一般來說大家認為日本的 EC 行業落后于中國。在電商領域里面有一個很重要的指標,叫做電商滲透率。中國現在電子滲透率超過了 15%,接近 20%(2019 年 24.7%)。日本還沒有到 10%(2018 年 6.22%),很多日本人還沒有建立起線上消費的習慣。另一方面,近幾年中國流行直播電商,社交電商,會員電商,代表企業有拼多多,云集,小紅書,蘑菇街等。但是日本好像并沒有出現。今天就來仔細聊聊為什么日本沒有所謂的【創新】?

成熟市場+相當體量的背景下,為何直播電商缺位?

Luke:你們覺得為什么日本出現不了直播電商和社交電商這種新的交易方法?

Koko:首先我有一個假設不知道對不對。直播電商的關鍵點不在誰播,在于你的價格,相當于把貨以拼多多的低價格賣出去。之前聽過說有一次李佳琦播了一套男士的面霜,一個是價格比較高,一個是受眾不對。是不是因為在日本,價格都明碼實價,不太習慣批發貨,對商品的質量要求比較高。在日本這樣看看直播就買不太行得通。之前也做過消費行動的調查,為什么日本人不使用電商,第一位的回答是想要去實際的店鋪去感受一下商品。

微信圖片_20211019182922.jpg

Luke:我覺得有,你是從消費者的行為來分析,我覺得這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點可以說。講到直播,可以從兩個方面來說。一個是秀場直播,一個是電商直播。從流行程度來說,秀場直播是優先于電商直播。然后很多人發現,我其實好像不用怎么努力工作,跟人聊聊天就能獲得很多錢。所以有很多人往直播這個行業聚集,在 14 年 15 年這一波創業潮當中,有很多企業嘗試做直播,嘗試在秀場直播中能不能找到掘金的機會。這個時候很多平臺就發現了一個問題,這個平臺不一定那么賺錢,為什么呢?秀場的商業模式是靠刷禮物,主播打賞來掙錢,但是這個平臺通過分成獲得的收益不一定能覆蓋他的成本。所以他們發現這個東西沒有那么賺錢,當然現在有些直播公司可能已經可以賺錢,但是那個時候大家就開始尋找有沒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賺錢,那個時候大家就開始嘗試通過直播去賣東西。從主播端來說,那我既然不能通過打賞去賺錢,那我就是賣賣東西,然后就把這個東西導流到我淘寶的店鋪上,然后賺取我開淘寶店的錢。

這個時候以淘寶直播為首的公司就開始做直播電商的嘗試了。但是從 16 年到 19 年,直播電商都沒有什么起色。大家都還是習慣去淘寶逛了之后再去買東西,而不是看別人給你帶什么貨。但是 19 年是一個非常大的分水嶺,因為直播他的用戶的基數上來了,有很多愿意在休閑的時候看看直播。在這里一些頭部的主播,這些人賺錢就導致更多的資本入場,獲得更低的渠道價格,就形成了資本方和直播方還有用戶三方都非常滿意的結果,在中國這條路就走通了。

在日本的話,只有很少企業在一些垂直的領域做到了收支平衡。他們發現日本人就沒有一直看別人直播的習慣,且作為主播也沒有特別想把臉露出來的習慣。底層邏輯的不一樣,就導致了最初期的用戶積累階段就和中國有非常大的區別。

 YouTube和直播帶貨產生了怎樣的聯系和競爭?文化習慣成底層邏輯

Zed:我了解到日本的 YouTube 很火,這個東西和直播帶貨有什么差別?

Luke:日本人的從眾性比較強。實際上在 15 年之后日本 YouTube 用戶的增長量才比較大,做視頻播視頻的人其實出現的時間并不長。當積累到一定的關注量之后,才會覺得大家一起來看就會覺得比較容易接受。直播的話還是一個新的東西,還沒有走到主流。

微信圖片_20211019182926.jpg

126:我們講到三個點。中國的電商直播增強是用戶產業,加上創作者共同打造的,是三方驅動的結果。日本的邏輯是不一樣的。主播通過廣告分成賺到錢了之后,沒有動力去做之后的事情。同時也沒有很大的平臺去提供背后的支持。再加上線下消費的文化比較強,我覺得可能是這種順序導致了他們沒有這種需求。

Luke:YouTube 是一個貼片廣告的模式。你只要獲得流量之后,你就能收到一個穩定的收入。這對于日本人來說是一個很喜歡的模式。這個東西某種程度上剝奪了創作者對直播的熱情。但是日本人受到文化的影響,不太能放下身段去做直播,大部分人對直播這個東西還比較抗拒。所以日本卡在了用戶積累和獲得上。

Luke:所以這邊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點,直播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一個好的東西。直播到底給電商這個行業帶來了進步嗎?你不能說帶來了多大的繁榮,但是結果上變大了。不過沒有帶來變革,他只是賣法的變化。對于日本來說,如果可以通過樂天雅虎安定地賣一個量,他就不需要去做革新。但是中國的話競爭非常激烈,中小店鋪的擁有者就很難賣出去,就要想怎么樣能賣出去。然后就想到了直播。比如 Dota 選手 2009 就開創了做游戲視頻賣牛肉粒的先河。

Justin:這個背后也有科技在支撐。國內有專門的企業在很合適的時候把廣告打出來。隨著產業積累出來的技術也是很強的。

Zed:之前也有做保險的朋友,想著能不能把線下銷售的保險商品拿到線上來銷售保險產品。保險行業的話是一個需要信賴關系的行業。但是做了一段時間之后發現很難做,這個可能就和你剛剛說的,跟整體的文化環境有關,比較難接受這種形式。

產業發展還需匹配市場需求,沒有最合適只有更合適

Luke:我來補充一點,說到日本電商的新模式沒有中國那么豐富這個話題。不管是社交電商還是直播電商,它只是一種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把貨賣出去。商業模式和人的行為習慣是有慣性的。假設有一個日本的同學,如果它想買一些日用品的話我去超市或者是 コンビニ,為什么我要去網上買呢。這個行為只有當一個新的東西在腦海中出現的時候它的利益遠遠超過現有的行為的話,才會愿意換。對于新的東西就沒有很大的轉換的習慣。

再追加一點,一個新興市場的興起,是由市場和人的需求有不匹配的時候,才會有機會出現。某種程度上不能說日本的電商非常的落后,只能說現狀的企業匹配本土用戶的需求,然后有可能將來把中國的一些新興的形式加入進去。

Alex: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剛出來的時候大家都覺得特別厲害,但是過了幾年之后大家發現可能沒有想象中那么厲害,弊端越來越多的顯現。直播電商現在處于一個上升階段,我本人對于直播電商這種模式并不是很感冒,在我看來也只不過是一種銷售手段,我可能會更在意商品本身的價值。所以說這個方向究竟是不是一種正確的方向, 有可能做了兩年就消失了,也可能就是越做越大。

126:首先我覺得你應該去看一下李佳琦的直播。我的觀點是,從用戶的角度說有沒有新的需求。日本和中國不一樣。中國的電商總人數還有一個比較大的開沒有開發的市場,日本的話相對固定,比較難有很大的增長。電商是一個間接變現的方式。中國還有大量的流量沒有變現。我做有趣的內容,然后賣東西。更重要的是直播電商的一個背后的邏輯,提高峰值流量的利用效率,它還是有一定的價值在里面的。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