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關于昨天引發行業關注的韓國立法強制谷歌開放三方支付這件事,我們高興的有點早

獨立出海聯合體  ?  ?  原文鏈接

作者:獨立出海聯合體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獨立出海聯合體(微信公眾號 ID:gameunited)發布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使用請前往獨立出海聯合體專欄主頁,聯系尋求作者授權。

8 月 31 日,業內有消息傳出韓國通過了谷歌支付法,行業仿佛看到了三方支付被允許使用,以及 30% 的分成進一步減免的可能。

但事實上情況是否如此?今日,獨聯體邀請客座專家——北京元合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孫磊律師對此進行解讀。

8 月 31 日晚上,韓媒 Inven 發了這樣一條新聞:大韓民國已從 ICT 技術強國躍升為 ICT 政策強國。

隨后,EPIC 也高呼:老子是韓國人。

微信圖片_20210901170214.jpg

事情起源我們都清楚了,就是韓國通過了谷歌支付法。鑒于國內很多客戶爸爸已經興奮起來,我還是來分析下:

微信圖片_20210901170306.jpg

韓國電信業務法修正案

切支付依然是不行的

其實這個問題,大家已經在 28 號興奮過一次了,就是國內媒體在傳“蘋果開放第三方支付”的新聞。當晚鄧淳老師就在朋友圈(試圖)說明過:

微信圖片_20210901170405.jpg

別被各路公眾號和標題黨混淆視聽了…Apple 明確表達的意思是“允許開發者通過電子郵件等形式向用戶宣傳 IAP 之外的支付方式且蘋果不抽成”。

不是可以直接在 App 里切支付!

不是可以直接在 App 里切支付??!

不是可以直接在 App 里切支付?。?!

而且根據現有規則來看,直接 App 內引導用戶去使用其他支付方式也依然是違規的,只能通過用戶留的郵箱或者電話通知用戶。

所以回到韓國這次 8 月 31 日的《電信業務法修正案》中,該條例僅僅是基于不正當競爭行為的限制(禁止通過不公平手段,利用其交易優勢地位來強迫特定支付方式的行為。)如果說受益者,也應該是 KAKAO、EPIC 這種公司(或者是 TAPTAP),對于廣大 CP 而言,也就是類似“騰訊音樂不能獨占了,所以我可以選擇騰訊買,也可以選擇網易買”,但這不等于“可以白嫖”。因為整件事的幕后推手,其實也正是 KAKAO 這幫眼紅 Google 的安卓渠道——題外話,韓國人相比于蘋果,更討厭谷歌,所以 2019 年的數字稅叫“谷歌稅”,而不叫“蘋果稅”。從本質而言,因為 KAKAO 更討厭同為安卓市場的谷歌,而蘋果畢竟是壟斷 IOS 系統,自己也摻和不進去。

該法案通過,并沒有為中國出海游戲企業帶來利益

其實在草案之前,谷歌和監管機構公平貿易委員會(KFTC)都沒有反對這項法律。谷歌當時表示:自己關注到了,它會引入新的付款方式政策。同時谷歌說,本次立法的規則是重復的,并且管轄權存在爭議。我們已經關注到了《電信業務法》,其主管部門不是公平貿易委員會,而是韓國科學技術和信息通信部。

公平貿易委員會是我們熟悉的,主要監管游戲的部門,至少有幾件事,歸他們負責:

第一, 都知道韓國有“7 日無理由退款”政策,來自于 KFTC 2017 年的手機標準協議——所以我們一般建議客戶,發韓國的用戶協議,要用 KFTC 的版本,或者至少以此為基礎改,不能和其他地區一樣“一包發全球,協議也一包發”,情況類似于臺灣地區的“定型化契約”。

第二, 掉率違規的處罰由 KFTC 管,之前幾年的 9 億多韓元的游戲掉率處罰大案(后來 2020 年游戲公司起訴到法院,法院把罰款降低了,但認為處罰本身合法)。

第三, 侵害用戶權益,由 KFTC 管,所以我們能經??吹?,KFTC 會定期審查游戲公司的用戶協議,如果認為某條侵害用戶權益,或者有人舉報,它會公示并限期整改。

但是,8 月 31 日的狂歡發起者并不是它,而是韓國科學技術和信息通信部,事實上,從草案初始,公平貿易委員會就認為這屬于“重合監管”,并心存不滿。

修正案到底說了什么?

(一)禁止應用市場運營商不公平地利用其交易地位,強制提供商使用特定的付款方式(就是谷歌支付條款)。

(二)禁止應用市場運營商無理拖延手機內容審核的行為。

(三)科學技術信息通信部官員或廣播通信委員會可以實施有關應用程序市場運營的實況調查,可以對應用程序市場實施調查,積極了解相關糾紛事項,防止在應用市場中發生妨礙公平競爭的行為或損害用戶利益的行為。

(四)根據規定,應用市場從業者在使用條款中需明示移動內容的結算及退款相關事項等,預防用戶損失,保護用戶的權益(第 22 條之 9 第 1 項)。

(五)通信糾紛調解委員會的調解對象包括“關于在應用程序市場結算使用費用、結算取消或返還的糾紛”(案第 45 條之 2)。

所以我們會看出,(二)其實給平臺方不透明的審核行為增加了限制,而(三)(四)(五)則直接擁有了對于“應用市場”的主動審查權。要注意的是,不僅僅是游戲,也包括直播等其他 APP 。同時還可以直接參與應用中的結算、支付和退款(本次不限于最終用戶,也包含了 CP)的監管。

所以我們可以理解,不開心的除了谷歌蘋果,還有公平貿易委員會,因為這是一場“事先聲張的產業利益奪權”。而對于中國出海企業而言,我并不覺得有什么好處:

第一,多幾個選擇,和“切支付”是兩回事。

第二,(二)(三)(四)(五)其實都增加了平臺和 CP 的義務。

第三,未來公平貿易委員會和韓國科學技術和信息通信部勢必會因為“重合監管”而爭權,這個場面其實我們在 2018 年的國內曾經發生過,對產業并不一定是好事。畢竟兩個部門管,比一個部門管,風險爆發的幾率要大一倍。

所以,不要盲目跟風樂觀,先等等看。

本文相關公司

Apple認證

谷歌認證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