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鯨出海 > 資訊 > 正文

被彭蕾替換后,Lazada前CEO去了哪?

墨騰創投  ? 

原標題:被彭蕾替換后,Lazada前CEO去了哪?

作者:墨騰創投(ID:MomentumWorks)

白鯨出海注:本文為墨騰創投發布在白鯨出海專欄的原創文章,轉載須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來源。商業轉載和使用請前往作者個人主頁,聯系尋求作者授權。

啊.webp.jpg

照片上箭頭所示的,是 Maximilian Bittner Lazada 創始人及前 CEO

11 月 13 日,Lazada 前 CEO Maximilian Bittner(以下簡稱 Bittner)宣布離開阿里,將于 2019 年 1 月起,正式擔任 Vestiaire Collective CEO。

Bittner 是 Lazada 的關鍵人物。2012 年,他離開麥肯錫從歐洲加入 Rocket Internet,隨后就去了東南亞組建 Lazada,領導 Lazada 當時所有六個國家的業務: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和越南。

啊2.webp.jpg

在這之前,他的人生軌跡中規中矩:2001 年倫敦大學本科畢業后,去摩根斯坦利干了幾年投行分析師;在美西北大學的凱洛格管理學院鍍了一個 MBA 之后,加入了麥肯錫,四年做到了 Engagement Manager 。

要不是他的老爹和 Rocket Internet 創始人 Oliver Samwer 是老友,他估計可能朝著麥肯錫合伙人的路子一直走下去了。 

2012 年,Rocket Internet 開始在東南亞大展拳腳,Oliver 和他的哥哥 Marc(在歐洲)到處尋找商學院、投行和管理咨詢背景的人才。三者兼顧又是家族朋友的 Bittner 自然而然被拉了進來。

啊3.webp.jpg

Oliver Samwer CEO of Rocket Internet 

2012 年正是 Rocket Internet 意氣風發期。當年,和 Lazada 同時上線的有同樣立足東南亞的時尚電商 Zalora、印度的時尚電商 Jabong、非洲的全品類電商 Jumia、拉美的 Linio 等。

配合已有的家居電商 Home24 和 Westwing 等歐洲業務,一個中美之外的互聯網帝國初具雛形。(巴基斯坦等國的 Daraz 要等到后來卡塔爾電信和 Rocket 在亞洲建立合資公司后才開始)。

啊4.webp.jpg

當年的小伙伴們現在都過得怎樣呢?

非洲的 Jumia 2016 年從一堆戰略方手上融了一大筆錢, 雖然非洲市場仍然在很早期,但是最近有傳言正在籌備上市;

巴基斯坦的 Daraz 今年也被阿里收購,雙方未公開收購價格,但是可想而知價格不會太高;

Linio 今年 8 月被智利零售商 Falabella 以 1.38 億美元收購;

東南亞時尚電商 Zalora 從 2016 年就開始戰略收縮,現在尤其在包括 Zilingo 在內的友商融資突飛猛進的情況下,存在感已經很低;

同樣做時尚的印度 Jabong 就比較“慘”,在2014年時曾一度估值超過 10 億美金,據說當年亞馬遜以近 12 億美元的價格想要收購 Jabong,未果。最后,Jabong 在 2016 年被印度本土電商 Flipkart 以 7000 萬美元的“跳樓價”收購。(Flipkart 本身高價賣身 Walmart 那是后話)。

啊5.webp.jpg

很長一段時間,Jabong 在印度古爾岡辦公室的門禁系統是這樣的

而 Rocket 所有時尚電商里面唯一盈利的中東的 Namshi 去年被中東土豪阿拉巴爾旗下的地產公司收購了 51% 的股份,原因居然和 Namshi 本身的表現沒多大關系。阿拉巴爾當時已經籌集了 10 億美金打造電商平臺 Noon,收購 Namshi 的目的是擔心亞馬遜有可能收購 Namshi,補齊 Souq 的時尚短板。

現在回過頭來看,Lazada 雖然當時價格也不高,還算是比較完美的一個退出案例。所以,Bittner 在他的剛上任的新工作的履新聲明中也特意提到阿里的收購。

啊6.webp.jpg

阿里的煩惱

其實當年阿里當年收購 Lazada 時,也是“矬子里拔將軍”。當時看似競爭對手林立,能數上名字的就有 Shopee、Redmart、Zalora、Qoo10、Tokopedia、Tarad、11 street、EZBuy 等等,但都屬于小打小鬧,融資數額能上千萬美金就不錯了。

墨騰認為,當時還是階段太早,誰都沒有搞明白東南亞電商到底應該怎么做,而基礎設施都還在建設的早期,電商的服務生態根本不存在, 投資和發展就變成了先有雞還是現有蛋的問題。

在這一眾電商里,只有 Lazada、Zalora、Shopee 在六個國家都有布局,而 Zalora 是個時尚電商,Shopee 的母公司騰訊是第一大股東。所以阿里可以選擇的,只剩下了 Lazada。

啊7.webp.jpg

在亞馬遜遲遲沒有對東南亞送秋波的情況下,Lazada 的選擇也只有阿里。(當然,京東也說得過去,但誰叫東哥下不了決心呢,現在京東在東南亞就辛苦很多了)。

2016 年 4 月,阿里 10 億美金控股 Lazada,今年 3 月,又追加 20 億美元投資,持股比例  83%。同時宣布螞蟻金服集團董事長彭蕾將出任 Lazada CEO,原 CEO Maximilian Bittner 出任高級顧問職務。也就是說,Bittner 又在 Lazada 待了兩年。

在 2016 年時,東南亞電商圈就在猜想阿里會不會對 Lazada 管理層進行大換血。事實上并沒有,阿里并沒有足夠多的國際化核心人員來填補這些空缺。

啊8.webp.jpg

彭蕾于今年 3 月擔任 Lazada CEO

人才不足是東南亞電商圈(甚至全球)的普遍問題,尤其是當總部在遙遠的德國或中國時,這個問題就更嚴重了。

很多國內出海東南亞的互聯網公司,研發團隊都設在中國,設計出來的產品跟用戶其實有很大的距離感;空降過來的高管也需要花很久時間才能適應本土運作模式。和本地高管如何建立信任和有效協作更是鮮有成功案例。

更何況,東南亞并不是一個單一市場,每個國家政策法規、語言習慣和經濟發展水平都有很大差異。有些國家則政治上暗潮洶涌,處處都是陷阱。因此,對人才的要求其實很高。

當年 Rocket 采取的方式是,直接從歐美商學院、投行和咨詢公司引進年輕有沖勁,又足夠聰明,并對數字化運營很敏感的人直接來管理,即便如此也走了很多彎路。

啊9.webp.jpg

阿里控股之后,Lazada 之前 Rocket 系人才已經流失了很多。這一年,Lazada 似乎并沒有保持自己在東南亞的領先優勢,而是被蘇北人馮陟旻領軍的Shopee一點點超越。即便彭蕾把家搬到了東南亞。

算不算是東哥的同鄉幫他道義上扳回了一局呢?

Bittner 去了哪?

Bittner 宣布將于 2019 年 1 月起,正式擔任 Vestiaire Collective CEO。這是一家總部位于巴黎的二手奢侈品電商平臺。

法國是二手奢侈品電商的大本營,Vestiaire Collective 是其中的代表。這家公司創辦于 2009 年,至今已經累計融資 1.16 億歐元。

啊11.webp.jpg

Bittner 的任務是將 Vestiaire Collective 的業務擴展到亞洲等新興市場,這聽起來非常艱巨。

二手奢侈品網站正在歐美蓬勃發展,根據另一家同行 ThredUp 最近編制的一份報告,預計到 2022 年,“在線轉售”市場將達到 410 億美元。

但是目前為止,二手奢侈品交易市場還主要集中在歐美國家。以中國市場為例,算是新興市場老大了,但由于傳統觀念的原因,二手奢侈品交易在中國一直不溫不火,消費者們更熱衷于買一個新的包包、新的手表,而不是去淘一個二手的。

啊12.webp.jpg

如何處理如潮的差評也是 CEO 的一大挑戰 Trustpilot 上 VC 的評分只有 5.4/10

法國另一家二手奢侈品網站 InstantLuxe 曾在 2014 年嘗試進入中國,還起了一個中文名字“愛易奢”。2016 年,InstantLuxe 被老佛爺收購,但是一直都沒有起色,就在幾天前,老佛爺宣布即將關閉 InstantLuxe。

對于 Vestiaire Collective 來說,如果想要進入新興市場,中東也許是個不錯的選擇。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電商 Yoox Net-a-Porter 已經與阿拉巴爾合作成立子公司,進入中東市場。當然,這也和阿拉巴爾自己是 Yoox Net-a-Porter 的大股東之一有關系。

至于東南亞,二手奢侈品電商還是再過幾年再說吧。不信可以去看看新加坡二手奢侈品電商 Reebonz 的發展歷程。

不過從 Lazada 套現的 Bittner,或許現在變得比他在 Lazada 每周砸桌子摔椅子的時候更有戰略耐心了?

本文相關公司

Shopee認證

阿里巴巴認證

本文相關產品

Alibaba.com B2B Trade App

Alibaba.com B2B Trade App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Android

所屬類型:電商

Shopee-Mua và Bán trên Di ??ng

Shopee-Mua và Bán trên Di ??ng

階段:已上線

平臺:iOS

所屬類型:


掃一掃 在手機閱讀、分享本文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白鯨客服微信白鯨客服微信
微信公眾賬號微信公眾賬號